第68届戛纳电影节

 必威官网下载     |      2020-02-15 07:11

侯孝贤揭晓戛纳电影节“基石单元”获奖影片 未知 2008-05-24 11:17:31来源:

当地时间5月24日晚,第68届戛纳电影节举行闭幕红毯及颁奖典礼。法国电影《流浪的迪潘》爆冷夺得金棕榈大奖,侯孝贤凭借《聂隐娘》获最佳导演奖,《索尔之子》获评审团大奖,影帝花落《市场法律》男主角文森特-林顿,《卡罗尔》的鲁妮-玛拉和《我的国王》的艾曼纽埃尔-贝尔科双双荣升影后。此前贾樟柯在本届戛纳电影节导演双周单元获得金马车奖(终身成就奖),可惜在今日的主竞赛单元颁奖典礼上,没能因其竞赛片《山河故人》喜上加喜。

侯孝贤过去尽管多次入围戛纳,但仅凭1993年的《戏梦人生》拿到评委会奖,此次他也成为了继王家卫、杨德昌之后,第三个获得最佳导演奖的华语导演。

戛纳时间五月二十三日下午,第六十一届法国戛纳电影节电影基石单元的颁奖礼和获奖影片回放在电影节主会场的布努艾尔厅举行。

今年戛纳主竞赛单元有多达五部法国电影,其中三部包揽了最佳影片、最佳男演员和最佳女演员三项大奖。金棕榈奖获得者《迪潘》算是爆了个冷门,该片讲述一名斯里兰卡难民的漂泊移民生活,此前口碑一般,不禁令人对评委会主席科恩兄弟的口味捉摸不透。

法国当地时间5月24日,第68届戛纳国际电影节落下帷幕。法国导演雅克-欧迪亚的《流浪的迪潘》摘得金棕榈大奖,匈牙利导演拉斯洛-杰莱斯的处女作《索尔之子》获得评审团大奖,华语导演侯孝贤凭借《刺客聂隐娘》赢得最佳导演奖。

主旨为发现和培养新一代年轻电影人才的基石单元,入选影片多为各国电影学院在读学生的短篇作品。

侯孝贤

法国戏骨文森特-林顿凭借《市场法律》的表现,众望所归地获得最佳男演员奖,美国影片《卡罗尔》中的鲁妮-玛拉和法国影片《我的国王》中的艾玛纽尔-贝克特则并列获得最佳女演员,引发争议。最佳剧本由墨西哥导演米歇尔-弗兰克的《慢性》获得,希腊导演欧格斯-兰斯莫斯凭借《龙虾》获得评委会奖。贾樟柯导演的《山河故人》则最终颗粒无收。

本次担任评委会主席的是中国台湾导演侯孝贤。侯孝贤和众位评委共同上台揭晓了评审结果,并为前三名的获奖者颁奖:韩国的《静止》和芬兰的《路标》获得并列第三名,法国的《Forbach(阿尔萨斯小城地名)》获第二名,而第一名则被以色列影片《赞歌》捧走。

金棕榈奖《流浪的潘迪》雅克欧迪亚

值得一提的是,以往在颁奖典礼上从没有多余节目、颁奖速度极快的戛纳电影节,今年竟然大搞“文艺演出”,从开场融合现代三维光影效果的日本舞蹈,到颁奖间隙插入的歌曲表演、经典片段回顾,只让参加过多届戛纳电影节的中国媒体们吐槽,向来高逼格的戛纳怎么变成了春晚和奥斯卡了!

美籍华裔女导演蒋璇的作品《八月十五》也入围本单元,但最终未能获奖。

《聂隐娘》获最佳导演奖 侯孝贤距登顶仅一步之遥

侯孝贤失金棕榈不遗憾:创作者想着竞赛就完了

绝大部分导演获得戛纳电影节最佳导演奖后都会激动一番,不过这一时刻对侯孝贤来说却稍显平静。当颁奖礼上只剩最后三个最大奖项尚未揭晓时,所有影迷都屏住了呼吸。当侯孝贤的名字在最佳导演奖一栏中出现,很多人的第一反应不是欢呼雀跃,而是一声叹惋。

侯孝贤过去尽管多次入围戛纳,但仅凭1993年的《戏梦人生》拿到评委会奖(同年,陈凯歌的《霸王别姬》拿到华语片至今唯一一个金棕榈大奖),此次他也成为了继王家卫、杨德昌之后,第三个获得最佳导演奖的华语导演。回想15年前杨德昌凭《一一》拿到此奖,来自台湾的“侯杨”双星闪耀世界,而如今斯人已逝,侯孝贤在戛纳却依然止步此奖。

侯孝贤已经是第七次来到戛纳电影节了,戛纳见证了这位华语导演从锋芒毕露到大师落成的过程。当晚侯孝贤的获奖感言简短有力,如同聂隐娘出招一样,没有一丝拖泥带水:来坎城已经第七次了,以前得过一个奖,我忘了叫什么了。这次能得到导演奖,真的是对我非常大的荣誉,谢谢。拍电影不容易,尤其是找钱非常困难,我要感谢我的剧组,主演张震、舒淇、编剧朱天文,谢谢你们。

今年竞赛单元最大的惊喜便是侯孝贤的《刺客聂隐娘》,在SCREEN杂志的场刊评分上,该片拿到了3.5分的本届竞赛片最高分,在一份根据美国、法国、德国、阿根廷等七家场刊和媒体的竞赛片综合得分排名中,《刺客聂隐娘》也高居榜首,可谓是本届竞赛单元口碑最高的影片。侯孝贤为《刺客聂隐娘》筹备十多年,这部电影也是他在2007年《红气球》之后时隔八年的第一部长片作品,也是华语电影界今年最为期待的一部艺术电影。该片以9000万元人民币的投资刷新了侯孝贤的电影成本纪录。侯孝贤领奖时表示,拍电影不容易,尤其找到那么多钱来拍《聂隐娘》就更难了。

当然,侯孝贤的获奖履历已经足够丰富,1989年《悲情城市》获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1993年《戏梦人生》获戛纳电影节评委会奖,此外《好男好女》《南国再见》《海上花》《千禧曼波》《最好的时光》都曾参与过戛纳金棕榈的角逐。《聂隐娘》获奖,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

谈到中国与西方的文化差异是否会影响影片理解,侯孝贤表示,文化到深层之后,都是关于人的存在和生活,时间长的累积而变成文化,每个国家和地方都应该了解。任何文化的不同,是因为时间越久,人们产生生活特性,而造型出来,可以看到或者描述,这是大家共通的,在世界任何角落拍的电影,只要是关于人的,全世界都能看懂。